33.jpg  

 

 

  這是我最後一次和東岸輕檔騎士團的夥伴們一起出團,我並沒有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,這一次出團的路線很簡單,從台東市走山線切過玉長隧道轉海線回台東市區,路程平淡卻也漫漫。

 

22.jpg  

 

 

 

  在轉上海岸山脈的山路上,山豁間雲霧氤氳開來,一如場夢境的開頭。小豹在我的小腿肚熱著溫暖的氣息,轟轟叫著與前方的大豹野狼們共鳴,每轉過一次彎道,四百公尺海拔高的崖就在護欄後方山窮水盡一次,離心力拉著小豹的輪, 像黑膠唱盤般地刮出一段段合奏曲,夥伴們在前方,依稀看得到鬼火似的車尾燈在薄霧裡飄搖,後照鏡裡的天空灰悠悠,後不見來者,於是在玉長隧道裡的那一段 路,我幾乎以為我要迷失在永無止盡的甬道裡。金黃色的光流轉在安全帽的鏡片上,隧道裡充斥著張狂的喧囂,時間在這個時空當中以時速七十的方式靜止,那時候 未來消失在幽暗且不可知的逃亡。
(這時只有一個工具抓得到你:國家級追焦照相機。)

 

  11 傍著太平洋,沿路上我們這支輕旅奔馳在海濱公路上,我們要穿過遠方的天之涯,到達彼岸的海之角。當跨上我們的座騎,那一刻自由才是完全屬於我們自己擁有 的。我們是一支輕騎,一如世紀帝國裡的遊俠騎士,在出發前精心整裝,穿上一襲黑色鎧甲防摔衣,戴上頭盔安全帽,為自己的愛騎配上裝備,魚貫且有紀律地穿梭 在原野上,在風中飄盪屬於我們自己的旗幟,踏上追尋的路程。
(我們騎的不是馬,是又狼又豹又龍活像魔獸爭霸的軍隊。)

 

77.jpg  

 

  岸山脈撐著的天空漸漸轉暗,日光在山稜線上壓縮成一抹輪廓,在海平面留下瞬息而逝的光燦,夜即將來臨,我們還在原野上奔馳,家的路還太遠,我們是被世界丟 失的孩子,成了魔戒的戒靈,急欲找到一股渴望的魔力。漲潮的海浪不斷朝岸邊吞噬,大豹的武田管像是在驅趕惡靈那般更大聲嗥嘯,狼群們也吼了起來,酷龍低吟 著,我聽見我的小豹以著牠125的肚量,相比之下叫聲更是幼嫩如小貓喵叫,加入喚醒靈魂的行列,花東的精靈都被叫醒了,你可以看見月光下牠們在海面上跳舞,在山林裡歌唱,坐在路燈上頭笑吟吟的望著你。

 

 

 

  每一次的出團都是一場聚集式的獨奏狂歡,我們齊首朝同一個目的前進、同一個路程,路途上我們不交談,有默契的排列成隊伍,在每雙眼神之下,我們各自追尋自己的末路:可以是一場轟烈的愛情、一次的放逐、一個永遠無解的答案。

 

44.jpg  

 

  這是我最後一次在東岸出團,一如往常一樣,以回家為終點而漂泊。

 

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

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

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

運命哎呀 什麼關卡

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

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

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

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keyi 的頭像
mikeyi

哈特佛

mike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